by
霖澤館的演講 已關閉迴響。

霖澤館的演講

2010
07.06

今天去朝聖那邊, 一棟大樓有八層, 比化學系館還高還大, 裡面一層樓都有三個階梯上去, 第三層後才變二個, 裡面很寬敞, 要不是我去借一次書知道有一場演講, 我可能也不會去

演講我挑的座位竟然都坐到長輩旁邊, 一堆年紀大的人圍繞著我, 真是坐到地雷區了

與會的有陳聰富副院長, 還有很多我叫不出名, 講者是美國人說英語, 這次有一位翻譯, 很辛苦從頭翻到尾, 雖然聽了翻譯是二手文字, 不是很懂, 所以以下我也只能選我聽的懂得來打, 再美國有5000萬人無健保保險

他秀了幾張數據, 其中美國花在醫療保險佔GDP 16%

台灣竟然是6.1%! 該講者看了這個滿心動的, 再來還有嬰兒死亡率美 7%

台5.4% 又勝了老美, 他就說美國投資醫療的錢非常沒效率, 在美國好的州嬰兒死亡率5.3%很接近台灣, 但不好的州9%而講者出身於9%的州, 台下哈哈哈

在美國有1/3的醫療資源被浪費, 其中包括重複作x-ray 還有很多很多不必要檢驗, 作檢驗是看作了多少個不是其品質, 簡直浪費, 還有他們醫生很怕被人告, 所以寧可多作而且醫生是負責作檢驗, 錢給別人付, 所以就是吃米不知米價, 開這麼多醫療程序只是確保不要有疏失

再來講者提到醫療訴訟的事, 因為太多訴訟這也是需要成本, 在美國一年幾萬件

在日本近幾年有標高到1100件, 後來有下降, 有一根peak,

台灣是200多件民事案件, 還有刑事案件, 不過重點是這又比老美少很多很多, 講者不斷強調, 我臉上忽然有很大的光芒, 原來台灣還不錯嗎? 希望不是吃案吃太多造成的

而且美國有陪審團, 醫療疏失賠償有時陪審團甚至會去憐憫弱勢像小嬰兒, 就連賠多少錢也不固定, 再來我覺得比較重要的是美國提倡的”I am sorry law” 它主要說人都會犯錯, 有些錯不致死, 有些卻是引來很多糾紛, 講者說他希望做醫生的能在適時的時候向病人認錯, 但今天向病人認錯若是讓法院知道而被當證據, 自己就有一個業務過失的紀錄, 這對自己聲譽影響, 主講人引入一個觀念是該錯誤的可避免性程度, 因為在醫學上很多都沒有百分之百的事, 變成誰接這麼一個案子誰倒楣, 因為用疏忽一辭, 對棘手病患的疏忽和簡單處理的病患疏忽不ㄧ樣, 但最後成績單上看到的是某年某月依次疏忽罷了! 若引進該風險可避免程度更好(這邊ㄧ直多有辯論, 還有某醫生直接用中文說了, 所以才能打這麼多)

還有講者希望美國能成立一個health court, 這樣才有專人評估某ㄧ醫療疏失相關的工作(其實我根本沒聽不懂連翻譯大概也不知在說什麼, 所以打的很籠統)

還有美國的醫療體系跟我們不ㄧ樣, 他們醫生有些可以是獨立醫生, 他們是使用該醫院儀器來看病, 所以告有關醫療糾紛還會分告醫院還是告醫生

最後ㄧ點小心得, 法之博大精深我見識到了, 在演講中講者不斷提到誠實, 若是世界上大家都誠實, 法也部會這麼複雜吧, 但真實情況不是如此, 我真的要很敬佩這些研究法的人, 因為永遠都有例外, 永遠要不斷隨環境去變動

曾經跟一位同學討論為何世上要有法?其實他講道這些法還不都是上位者在定的, 他們定的一定能適用到普世眾民嗎? 我那時只是跟他說若今天沒有”法”你還能平安活著嗎? 法算是ㄧ個規範吧 有時在想會部會有些規範也像是造物主早就定的, 只是人類把他訴諸文字, 因為我們說殺人犯法, 但若是合法世界會不安定嗎? 為什麼他依定要違法? 現今還每想到先欠著

Comments are closed.


total of 1601461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