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嗅覺的旅行/我的香氛法國行 已關閉迴響。

嗅覺的旅行/我的香氛法國行

2011
03.24

上了一學期香水課,想要好好研習香水學的想法不斷在心裡滋長。有次香水老師John提到在全世界有幾所香水學校,教授專門的香水知識和調配技術,讓我好生心動。考慮了一陣子,最後請他列出全世界的香水學校給我參考。

香水產業很神秘

小鎮聚集香水師

這個神秘的產業沒幾間學校,且大多是國際香水公司自己附屬的學校,學生的人數都有嚴格限制,畢業後要為母公司工作。而這種香水公司開設的香水學校通常外人不得其門而入,得是在業界有關係的人才能進去就讀。

「既然要學香水,當然要去法國。」這是我的第一個念頭,接下來我做了很多功課,不斷考慮要申請哪一所學校才好。巧的是,找著法國的格拉斯香水學校資料時,突然看到台灣旅遊節目在格拉斯拍的影片,訪問一個華裔美籍、正在格拉斯香水學校就讀的Alex,他說:「在巴黎的那所學校偏重化學,而這裡的教學方式是用正統訓練香水師的方法來教學生。」

「這就是我要的啊!」於是我立刻寫信詢問格拉斯香水學校的申請方法。

如果說巴黎是呈現香水最完美、最廣大的海洋,那格拉斯就是創造香水的泉源。小小的格拉斯有六十多個香氛公司,還有很多大面積的花園和植物農場,提供玫瑰、茉莉花等原料供給全世界的香水品牌。而且很多香水師就住在這個小鎮上。

看著學校的課表,星期一到五都有滿滿的課,前三個月我們還不能上任何調製香水的課程,要等到熟悉了各種香味才行;除了天然和化學原料的認識,我們還要上有機化學課,以及香水調性的知識、香水系譜、香水調製、香氛產品的運用,甚至連市場行銷和相關的原料產品法規也都很重要。

吃太多胃腸會抗議

聞太多腦袋記不住

課程很緊湊。像吃東西一樣,在同一天一直嘗不同的食物,胃會發出抗議;同樣的,一直不斷的聞味道,再試著記住它們,腦袋和鼻子也會受不了。

要分辨那麼多味道,最重要的是大腦而不是鼻子。用心去記住每個味道,讓它變成長期記憶,一聞就能記起。對於很相似的味道,要進一步用微妙的小細節去區分它們,需要靠大腦思考判斷。

香水師很注重工作時的氣氛和舒適度,在最舒服愜意的環境下,才能好好的思考和工作,充滿壓力而倉促的氣氛,是沒辦法好好思考香味的。但是班上的氣氛有時卻剛好相反,很多太過著急或是過於督促自己的學生,會惶恐自己不能分辨出某種味道。

最經典的急驚風性格就是美國女生Ashley,一直問老師:「我們什麼時候考試?怎麼計分?」搞得上課氣氛很凝重,大家壓力都很大。老師若上課遲到,她會到辦公室抱怨,請老師務必準時上課,更不能提早下課;有時學校安排參觀哪個香水公司,她也會反映要在下午補課;下雪天學校停課,或老師生重病沒來,她去和學校說一定要補課,否則她打算要求退那些空堂的費用。

「美國人的原則就是以時間計費。就像你和心理醫生或律師約時間談話一樣,每分鐘都是錢,花一個鐘頭的費用就要談到一個鐘頭的話。在這裡學習也是,付了幾堂課的費用,就要上幾堂課。」她很堅定的說。

老師和藹有耐心

上課可隨意走動

上了一上午的課,到了下午時,我通常已經快失去學習的耐心。那種味道滿溢的感覺好像隨著我聞香被吸進腦袋裡,散不掉,記憶也被搞得一片混沌;就像在吃到飽餐廳吃了過量的食物,都快吐出來了,服務生還不斷把各種菜色端上桌來請你享用一樣。

我印象很深刻的是,每個香水師和老師態度都和藹可親,並且非常有耐心。

化學原料課老師Laurance在訓練我們的時候,從沒露出讓我們感到壓力的表情,即便一開始我們挫折連連,可是Laurance總說:「再多多練習就好了!一定要不斷練到會為止。」教室的落地窗外面就是一片小草坪,每次感覺疲累的時候,我們就會到外面走走,放鬆一下,或是到樓上吃塊蛋糕、餅乾,喝杯茶,才有精力繼續上課。

上課的氣氛應該是輕鬆又專注的,我們可以任意走動或離開教室,也隨時能稍做休息。每天要聞的味道很多,常常要花上數個小時,覺得疲累或沒辦法專心聞氣味的時候,出去散步可以放鬆一下心情和感官。當嗅覺遲鈍的時候,表示我們的大腦對氣味的接收度已經飽和,這時老師會要我們聞聞自己的衣袖或是皮膚的味道,再來進行下一個聞香,這麼做可以轉換一下繃緊的神經,也有重新設定嗅覺感知的效果。

我來到偏僻的南法小鎮,雖然仍在適應這裡緩慢的步調,但隱約開始覺得,在如此悠靜的環境裡,我們這些未來的香水師都能進步神速。

Comments are closed.


total of 1599756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