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擺暝迎神鬧元宵 已關閉迴響。

擺暝迎神鬧元宵

2011
02.14

擺暝迎神鬧元宵

馬祖過年,民眾最重視的不是春節,而是元宵節期間的「擺暝」和「迎神」活動。正當春節的熱潮尚未完全褪盡之際,全縣各鄉各村民眾陸續在廣場、廟前,搭起了一座一座牌樓,家家戶戶張燈結綵,各村善男信女都已進入「全民戰備」狀態,這時候,年節的氣氛才真正熱絡了起來。

元宵掛燈

元宵節期間舉辦的酬神賽會活動,馬祖地區民眾稱之為「擺暝」和「迎神」,是馬祖列島全年最盛大的民俗活動,也是各村莊的廟宇信眾們,無論男女老少,全村總動員的大日子。

馬祖的先民多數來自福建長樂、連江一帶,每屆漁汛季節,列島便成為漁民棲息之所。到了冬天,少數在馬祖落戶的漁民也都會設法返回內地過春節,等到「擺暝」過後再回到馬祖。

1949年,由於兩岸隔絕,原本暫居馬祖討海的民眾,不能再回到原鄉長樂或連江過春節、慶元宵,於是就地落戶生根,開始在馬祖舉辦「擺暝」及「迎神」活動;到了元宵期間,家家戶戶懸掛燈籠,迎接佳節的到來,有些村莊甚至將全村的燈籠都串連起來,到了晚間,大紅燈籠環繞綿延,使得整個村莊都「紅」了起來。

擺暝酬神

一年一度盛大的「擺暝」,大多在各廟宇或村莊廣場上進行,家家戶戶陳列豐盛祭品,也有許願的善男信女奉獻整頭豬隻;從傍晚直到深夜,鑼鼓喧天,燈火輝煌,並燃放爆竹,民眾向神明焚香膜拜,祈求闔家平安、漁利大獲、六畜興旺、生意興隆。

馬祖各村莊擺暝酬神的日子,最早是正月初七,最晚為二月初五;各廟宇或神明擺暝,都由社友輪流「當頭」(或稱「社頭」),由「當頭」負責到各社友家中收喜錢,依大喜、中喜、小喜收取不同金額之紅包;而各社友提供紅燭、祭品、酒類等,家有喜事、添丁或初嫁女,必於上元前送燈,燈與丁同音,取添丁之意。

而旅居台灣各地鄉親,也會藉此時節返鄉,參加擺暝、迎神活動,共襄盛舉,使得原本人口外流嚴重的村莊,顯得人氣旺盛了不少。

迎神繞境

擺暝期間,部份神明會出巡繞境,馬祖人稱之為「迎神」。下午時分,或入夜之際,神明起駕出巡繞境,民眾沿街祭拜,在鑼鼓喧天、鞭炮隆隆聲中,各村的元宵酬神活動,因此帶到最高潮。

神明出巡繞境,隊伍有一定的排列規則,首先在迎神前一天,由保長公手持酒壺與青竹枝,踏著醉步,帶領數名村丁,扛著神明的銜頭旗、敲打開道鑼,沿路張貼「清潔街衢」紅紙,巡行村境,進行清道任務,通知孤魂野鬼、閒雜人等迴避,以備次日神明出巡。

神明正式出巡時,隊伍一字排開,為首的是高舉寫有祭祀主廟或主神的長棍燈、接下來是保長公替遊行隊伍開道,雙腳踩著醉步,一邊喝酒,另一手則以青枝掃道。再來是最具威嚴的七爺、八爺負責開路引導,更兼具探視民情,查訪罪惡以及驅除妖魔的責任。而七爺、八爺身上,都會掛滿一串串的「光餅」,沿途讓人摘食,相傳小朋友吃了光餅,會變聰明,不流口水,所以到了遊燈半途,這些光餅早被搶食一空。

接在後面的是數尊「孩囝」,由一個人在神偶內頂著,由於這個角色是小孩子,所以行走時不時用跳的,而跟在孩囝後的是「馬奴」,這個角色是神明的座前騎。而「太子爺」緊跟在馬奴後面,走路四平八穩,官味十足,再接下來是花燈隊,在花燈隊伍之後是神轎,四周圍著衙役兵將,神轎後則是鼓板隊以及信眾,一路浩浩蕩蕩,鑼鼓喧天,所經之處,家家戶戶燒香相迎,炮竹齊鳴,煙霧迷漫。

神明回宮後,社友紛紛奉獻紅燭及供品,並焚燒元寶,上香致祭,該晚,廟宇或家廟裡面,香火鼎盛,煙霧裊裊。留守的社頭須負責修剪燭心,注意安全,直到第二天清晨才能離開。

馬祖列島中,比較特殊的是北竿,神明出巡的隊伍中,都有廟宇的乩腳抬著乩轎隨行,由於「扛乩」的躍動而形成「人神共振」的精彩畫面,使得北竿的迎神繞境,更具「看頭」。

食福祈福

擺暝次日中午或晚上,社友們進行「食福」,昔日都由社頭負責將祭祀的整頭豬隻及各種祭品現場煮食,在廟宇廣場宴請社友,場面熱鬧,人聲鼎沸。如今「食福」大多改在餐廳舉行,所需經費多來自社友的喜錢,宴席結束,每戶都帶回一袋福品,祈求全年閣家平安幸福,就此為一年一度盛大的元宵擺暝迎神活動,劃下完美句點。

Comments are closed.


total of 1601265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