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十二月, 2011

by
新世紀福音戰士 已關閉迴響。

新世紀福音戰士


2011
12.30

YouTube Preview Image簡直是太有深度了, 用很多聖經的名詞, 而且查維基百科竟然還有一條目都在名詞解釋

真的是太強的動畫, 考完試再來看

by
20111220奈米檢測技術領先全球%20敗血症細菌30分鐘無所遁形[1] 已關閉迴響。

20111220奈米檢測技術領先全球%20敗血症細菌30分鐘無所遁形[1]


2011
12.22

疾病檢測的基礎「細菌檢測」不再曠日廢時,中研院跨校研究團隊利用奈米科技將敗血症的檢測時間大幅縮減至三十分鐘,降低敗血症患者的死亡率及併發症,同時奈米檢測技術可推廣至環境污染、食品及藥品微生物檢測,這項領先全球的重大成果刊登在11月知名國際期刊「自然通訊」《Nature Communications》。細菌檢測是許多重大疾病醫療的基礎,但檢測時間往往曠日費時,讓病患飽受死亡威脅的急症之一敗血症,病菌檢測時間就需要2到5天,中研院跨校研究團隊日前發表一項醫療檢測技術上的重大突破,利用奈米科技將敗血症的檢測時間大幅縮減至三十分鐘,這項獨步全球的技術榮登11月知名國際期刊「自然通訊」《Nature Communications》。
中研院原分所研究員王玉麟解釋,新技術是利用「捕捉與偵測細菌雙功能快速檢驗晶片」來檢驗血液中細菌的新科技。它可以直接從血液捕捉細菌,偵測細菌的光譜訊號,快速分辨出細菌種類,幫助醫師第一時間決定如何有效使用抗生素,減少抗生素濫用,甚至可分辨細菌是否具有抗藥性,可望克服超級病菌的難題,王玉麟說,
『這個作品的重點是能直接區別的把血液中的細菌抓下來,而不會抓到紅血球,把原本需要很長時間的(血液)前處理過程縮短。』
王玉麟表示,快速檢測技術不僅能針對血液臨床檢體來使用,在第一時間提供醫師抗生素的選擇,大幅降低敗血症患者的併發症與死亡率,也可將此奈米檢測技術推廣至環境污染、食品及藥品微生物檢測,甚至病毒篩檢等多方面來使用,檢測儀器預估農曆年後進駐台大醫院進行人體測試階段。

by
陳長文律師演講 已關閉迴響。

陳長文律師演講


2011
12.16

難得可以去聽”我的學思歷程” , 我覺得還滿妙的,我下午帶物理系班,他們竟然都不太知陳長文是誰, 是誰有問題阿?

他的演講超級快的, 我只能很片面去記得他說的, 至少有幾點很重要, 就是他小時候父親戰死,讓他在這一場不斷提到反戰的思想, 他希望政府要盡所有能力反戰, 戰爭這種東西電玩玩玩就好,可真不要發生在現實,但在這個時代卻還是有很多戰爭

另外他是紅十字會的會長, 因此他從事很多公益活動, 我聽他的演講很感動, 他能夠兼顧很多事情, 而且博學多聞, 回答一個問題時還從歷史, 政治, 法律來切入, 而且他很投入教育, 連校長都叫他陳老師, 實在是很難得之人

by
作助教心得 已關閉迴響。

作助教心得


2011
12.15

今年有幸來作物理系之助理助教,在實驗課通常稱為小助,因為我當年也都作過這些實驗,所以覺得這份工作應該對我來說得心應手。但我有感於作實驗通常一種只會作那麼一次,當天作的實驗有很多小細節須要注意,這樣可以提升實驗效率並且成果可以更好,但以我經驗來說往往都是回家反省完才知道這些事項,而下次實驗又是一個新的實驗,於是又有新的注意事項,我當年就想說如果我可以事先就很清楚當天實驗情形,事前大略推演一下,實驗當下是不是可以更有效率?因此今年我在實驗前幾天會去他們班上一個交流平台去發文,說明一下要注意的事項,若學生有任何實驗上步驟之問題我也是一併解決,我發現當天作實驗時,有些學生就會去作我交代之前置作業,例如烘乾玻璃器材、熱機、拿取需要的任何儀器等,我覺得這點還滿重要的,因為以前若是由助教講解完實驗操作後才讓學生去拿,會發現一堆人就擠在某處拿某項器材,這很沒有效率,所以事前就先拿好,並且有缺少或是損壞可以馬上知道,再利用學生聽講時的空檔時間去補其不足處,我覺得這樣時間利用之方式真的是非常有效率。而自己當年作實驗時常有很多突發狀況,自己去帶實驗一樣也有這些情況,當年的這些經驗對我來說實在很寶貴,因為當場督導實驗的只有三位助教,而學生卻非常得多,實驗常常有很多不確定因素,有時是藥品本身就有瑕疵,或者是機器老舊導致,還有更多時候是學生自己技術問題,而這一點常常讓我們花很多時間在排除疑難,像藥品或是機器可能不好就用換的,但是如果是人為因素,便常常要找到錯誤之處以令其更正,例如作滴定實驗,學生常會實驗失敗,其中很多情況根本是忘了加指示劑,這點常讓我們哭笑不得,但也因此讓我們作助教的以後在督導實驗時總會特別注意他們常犯之錯。

物理系班之實驗是一組兩人在進行,但會發現作的效率比起一人一組作實驗之效率還差,作實驗時我的工作一直是在排除困難,很難會有時間去觀察此現象之癥結,其實我們會覺得有兩人合作,應該可以更好,但以我的觀察,常看到一個人作實驗另一個人反而是發呆或無所事事,我是覺得自己組內應該自己協調好,但實際上卻只有少數組別能表現出合作無間,這點也許是我們可以協助輔導他們,這樣可以減少彼此之時間,另外也可以藉由兩人一組互相提醒一些細節,可以減少失敗率,亦可以減少藥品之浪費。

該實驗課程是由一位大助和兩位小助所組成之團隊所以主要還是我們小的和大的在互動,大助通常在實驗時要講解簽數據,而小助比較像打雜還要督導實驗,不過因為最後所有人都要找大助簽數據,所以我們要去分擔其工作,例如有些棄置藥品需要處理掉,我們小助可以趁大助在簽數據時就把這些事情處理完畢,最後再一起檢查一下確認所有東西到位電器關閉,我覺得就是我們是一個團隊大家應該要守望相助。

以前作學生看助教工作輕鬆的,其實自己作方知助教之辛勞,有很多疑難雜症要處理排除,有些可能是簡單錯誤,輕鬆指出癥結,但常常有些情況是我們站在學生旁邊,看著他們作還是一直出錯,苦於找不出錯就花了好多時間,不過這也是種不錯的訓練,位來我也會去實驗室作實驗,到時候變成是我要自己找自己之錯。我最有印象的一次是這個實驗要用到電極,我自己在系上實驗室有再用這種電極,當天會發現很多電極非常不靈敏導致有些組別實驗醫直不能順利進行,為此我們也很煩惱,因為其實另一位助教是物理系派來支援的,實務經驗並不多,我當下忽然想到我實驗室那邊人員處理的方式,我姑且試看看結果還真的迎刃而解,我將自己所學用到這個上面,讓我真得滿欣慰的,這個化學系念來真的昰有學到東西。

最後是因為今年當上了助教,因緣際會要去聽幾場演講,這其實也是有意外收穫,我兩次演講聽的主題都是投影片製作,非常實用,有一位國企系助教帶課,我覺得他不愧是館院的學生,作的投影片非常吸引人目光,能有效去行銷他的理念。我覺得他說得很不錯,一個好的投影片其實就是要有效的去行銷我們要講的事情,也因此我作投影片也都會把握住每一張所要傳達的事情以及吸引人之處,很重要的昰有些東西縱然不吸引人,他也會透過一些聯結比喻加以包裝去推銷。還有一場是教發中心老師葉老師,那一場也真的昰精彩,教導我們很多快速作投影片之方法。這幾位講師說的技巧,未來我在做投影片報告時定會注意。

我們常常是有了小孩才之父母恩,作助教也是一樣,大學四年我碰過太多助教,有的很認真,有些反之,所以我試著作好這工作外,也補足我當年助教沒作之事情,希望學生能高分通過並且有所長進。

by
軍訓發考卷 已關閉迴響。

軍訓發考卷


2011
12.14

總分100我考82ㄝ, 而我分析只有28, 我多希望這兩個分數可以對調一下,

一個分析三, 害我沒了實驗室鑰匙

一個分析三, 讓我顛沛流離,

一個分析三, 讓很多前輩看不起我,

一個分析三……

by
2011/12/11 實踐音樂會 已關閉迴響。

2011/12/11 實踐音樂會


2011
12.11

今日國中同學在那邊演奏薩克斯風,明年三月是它的畢業音樂會

今天去感觸很多,一來是我考試砸了, 我只好來這裡疏壓一下, 我感覺它進步很多,

我算是它忠實的聽眾,這次我聽到好多我沒見過之節奏, 感覺他好強喔!

所以我也該好好努力了

by
王品集團董事長–戴勝益的教養方式 已關閉迴響。

王品集團董事長–戴勝益的教養方式


2011
12.07
王品集團董事長–戴勝益的教養方式
文/李翠卿
編修/圖書館
出處:親子天下
育有一兒一女的王品集團董事長戴勝益,跟一般的企業家老爸很不一樣。其他企業家無不處心積慮安排子女在家族企業接班,但戴勝益卻完全不做此想。
王品是全台最大餐飲連鎖集團,除了王品牛排以外,旗下事業體還包括陶板屋、夏慕尼、西堤牛排、原燒、聚北海道昆布鍋等 多個品牌,兩岸店數逾百家,年營業額高達五十多億。
但是,戴勝益卻堅決不讓子女進入他的餐飲王國,不要說是「接班」了,連去任何一個事業體「上班」都不行。
他不只擋了他們的「前途」,甚至還斷了他們的「財路」。明年王品股票即將掛牌上市,戴勝益瀟灑宣布要捐出個人八○%的財產做公益,只各留五%給兒女,而且還設下三十五歲才能動用的限制條款。
他並不打算讓王品變成一個家族企業;他的孩子,只是「戴勝益的兒子女兒」,絕對不會是「王品集團的少東、公主」。
王品這座江山是他自己白手起家打下來的,如果孩子們也想要一座大好江山,那麼,不好意思,請自己努力。
Q: 你自己是一個什麼樣的父親?教養哲學是什麼?
ANS: 我很民主,對小孩寬容,對我來說,小孩子只要不犯法,做什麼都可以。
我的教養觀跟一般家長不大一樣。很多家長逼著小孩補習、做功課、學很多才藝,但我觀察,很多家長要孩子學東西,只是為了滿足自己小時候的遺憾;而很多被硬逼著學這學那的小孩,長大以後的表現反而比較平庸。為什麼呢?因為他忙著應付父母的期望,根本沒有空閒去發掘自己真正的興趣。
我的小孩一開始都沒學才藝,我也不讓他們補習,等到他們發現自己的興趣時,他會自己來說。像我女兒是在小五那年,才跑來跟我說她想學鋼琴、長笛;我兒子則是在高中時,發覺自己對電腦很有興趣,才開始不斷深入鑽研。我對孩子的課業只有一個要求:只要能夠如期畢業就好,不管排第幾名,我都可以接受。
上課,真的是最重要的事嗎?我小學六年都拿全勤獎,這張獎狀就像是「貞節牌坊」一樣,為了得到它,你就不能隨便「改嫁」。於是在小學六年中,我錯過了太多重要的事:三年級時,我小阿姨結婚,我沒參加;我阿公、阿嬤過世,我沒去送;我家附近做醮,那是六十年一次的大拜拜,可以想像那是多麼熱鬧的場面,但我也未能恭逢其盛……這些事後回想會讓人遺憾萬分的事,六年來大概有十幾件,而我卻為了那一紙無聊的「貞節牌坊」,全都錯過了,這值得嗎?
我公司現在也是這樣辦,公司員工只要有重要事情,什麼老婆生孩子、小孩畢業典禮、母姊會,都可以優先請假,人生的關鍵時刻,絕不可缺席。
Q: 你有刻意幫子女規劃或引導他們未來的生涯嗎?
ANS: 我給他們的刻意規劃就是:徹底斷絕他們的後路。早在十幾年前,王品就訂下了「非親條款」,所有幹部的親人都不得進王品工作。我連他們去王品旗下事業打工都不准。拜託!哪個店長敢使喚董事長的兒女啊?那打工有什麼意義?還壞了店裡的規矩。
前不久,我又決定把80%的個人財產捐出去做公益,僅留給他們各5%,而且要到三十五歲以後才能動用。這下徹底斷絕了他們繼承家產的退路,這樣才能逼出他們的潛力 !不然他們就會覺得自己橫豎有靠山,不用努力也不用掙扎,甚至不用去「想像」自己以後要做什麼,反正只要回去當王品的繼承人,坐著吃、躺著吃,甚至當植物人都可以活下去,幹嘛還奮鬥?
Q: 你這種「斷絕小孩後路」的做法,跟你個人的人生經驗有關係嗎?
ANS: 我先講一個故事。我小時候家裡養了一隻雞,但我媽從不餵牠,每天早上把牠從雞舍放出來,牠就「咯咯咯」叫著、抖擻羽毛跑到後山去覓食。因為運動足夠,牠的肌肉結實、雞冠鮮紅、羽毛有光澤。後來,我媽把這隻雞關進穀倉,從此那隻雞每天只要吃飽睡、睡飽吃就好,但是牠反而變得垂頭喪氣,不再活蹦亂跳,沒多久就生病死了。
你覺得,小孩做穀倉雞,還是做放山雞好?如果小孩變成穀倉雞,那不是小孩的錯,是父母的錯。
我幼時家裡很窮,但國中以後,我爸的製帽事業逐漸上軌道,家境變得很好,偏偏我爸又沒「斷絕我的後路」,於是我從一隻放山雞,變成穀倉雞。我念台大中文,中文系的學生出路比較窄,班上同學都很有危機意識,為了前途轉系、輔修什麼的,只有我一路混到底。反正我畢業後有三勝製帽可以待啊,怕什麼?我一直到三十九歲孑然一身離開家族企業,另起爐灶創業,才開始發揮自己的潛力,積極求生存,從穀倉雞又變成野外的放山雞。雖然已經是一隻「老雞」,但那時候我才真正充滿企圖心。
我之前也掙扎過,要不要捨棄家業自立門戶,後來想到洛夫的詩:「如果你迷戀厚實的屋頂,就會失去浩瀚的繁星。」
而我,不想要失去浩瀚的繁星。
我的體會是:一定要讓小孩走投無路,他們才會闖出屬於他們的生存之道。每次看到媒體上企業後代跑趴、泡夜店、玩名牌的新聞,我都很不以為然。我覺得這是未富先貴,這種光鮮亮麗的日子過慣了,以後怎麼可能任勞任怨、苦幹實幹?我不要我的小孩不知人間疾苦,而要讓小孩知道人間疾苦的方法,就是先讓他們過得很疾苦。
Q: 你怎麼讓他們「了解人間疾苦」?
ANS: 我有很多朋友都把小孩送去念貴族學校,由司機開著黑頭大轎車接送上下課,同學的爸媽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但我的孩子國中都念最普通的公立學校。我女兒國中時,坐她附近的同學,有爸爸當水電工的、媽媽在菜市場賣滷味的,也有同學下課後必須去打工貼補家用。我要我小孩接觸的社會是庶民社會,而不是上流社會,我希望他們了解,那才是大多數人真實的人生。
我對孩子很寬容,很少給他們訂規矩,但我不會讓他們過得太舒服。我兒子女兒一直到高中,每個月零用錢都只有一千塊,他們如果遭遇什麼困難,通常我也是袖手旁觀。我兒子以前曾跟同學集資了一千美元,想在網路上買電腦,賣方遠在印度。我心想,這八九不離十是個騙局,但我沒說破,眼睜睜看他把錢匯出去被騙,之後也沒幫他善後,他就自己變賣身邊的東西籌錢還給同學。我就是要讓他經歷過慘痛的教訓,他才會知道什麼叫做「陷阱」,這是一門寶貴的功課。
他們兄妹倆出去念書,我事先都沒協助他們申請學校、安排住所;我唯一做的事情就是送他們去機場,給他們一張「留學生活須知」,之後就讓他們「自生自滅」。我女兒到了紐約以後,自己查資料,跟許多學校溝通,爭取面試機會。雖然英文不太通,但憑著筆談、口談、比手畫腳,竟也讓她弄到一所學校念。解決問題本來就是一種學習,若我什麼都幫他們弄好,甚至還親自帶他們過去,那他們要學什麼?
我告訴他們,出國讀書的目的有四項:文憑、語言、國際觀,以及獨立解決問題的能力。我不要求他們念什麼名校,只要是教育部承認的學校就好,功課也只要「能畢業」就好,所以,我叫他們不要整天待在學校,要擴大視野,多體驗文化、多結交形形色色的朋友,深入當地人的家庭這些都比功課還要重要。
Q: 你的孩子遇到困難,難道都不會跟你求救嗎?
ANS: 我很少幫他們收拾殘局,他們早已「習慣」,所以很少求救,因為求救也不大有用。我兒子當兵時在官田新兵訓練營服役,除了要煮飯、整理靶場,晚上還要站衛兵,很操。他常傳簡訊跟我訴苦,說幾乎沒有時間睡覺,累得快瘋掉,「爸爸不是很有辦法嗎?怎麼不想辦法讓我調單位?」
我一直都不理他,只是勉勵他要忍耐、這是濃縮的學習,直到他退伍前三個月,我才去找他的指揮官。指揮官一看到我的名片,肅然起敬問我:「有何貴幹?」我說:「貴幹是沒有啦,只是聽說我兒子快被你操死了。我是來感謝你的,當兵就是要操才好,如果你這裡很涼,我就想盡辦法把他調走了。」
Q你覺得你的孩子跟一般養尊處優的企業二代有何不同?
A他們真的比較有憂患意識,我兒子早在高中時,就已經開始用一種「如喪考妣」的態度來摸索自己的人生。爸爸這樣「無情無義」,以後真的要靠自己,不緊張點怎麼行?他對電腦很有興趣,高中畢業時,就辛辛苦苦去考了一張 CCIE(Cisco Certified Internetwork Expert)證照。我問他:「你考這張證照幹嘛?」他回答:「你都斷我後路了,我要自己想辦法啊!」
我兒子女兒現在讀書,每一次我去看他們,他們都跟我講很多未來想做的計畫。他們這麼有想法,都是因為我斷他們後路,他們得自力救濟啊。
他們對物質缺乏的容忍度也比較高。我去年寒假去紐約看他們,我女兒還是拎著她在逢甲夜市買的、一只不到台幣五百元的大包包。她敢在紐約這個時尚大都會,這麼理直氣壯、毫不自卑的拿著這個夜市包包,有這種精神,我以她為榮!
我兒子跟他女朋友在紐約登記結婚,連捧花都自己紮。因為美國新娘捧花很貴,一束要一百五十美元,自己做成本才七十幾元。登記當天,我看其他人都穿著豪華的燕尾服,只有他穿著一件四十美元的H&M西裝,裡頭搭一件圓領的素色上衣。因為沒有領帶,他拿了一支麥克筆現場在衣服上「畫」了條領帶,旁觀者看了都用力幫他鼓掌,我也覺得兒子真有創意!這個婚禮,保證他一生難忘。
今年寒假他們回來,我把他們叫過來,宣布我的財產處置計畫。他們其實可以跟我「張」(台語,耍賴)一下,或至少討價還價、看可不可以提高比例,畢竟法律上他們本來可以各得我一半財產,但他們都不假思索就答應了。
因為他們知道,我是愛他們才這麼做的。他們明白,爸爸不給他們財富、不讓他們進公司,都是為他們好。
畢竟,要有血有汗有淚的人生,才是精采的真人生啊!
by
今日第一位 已關閉迴響。

今日第一位


2011
12.06

到實驗室的人是9:44,僅此紀錄一下

最近真是越來越晚了, 為何不七點就來呢


total of 1150653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