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八月, 2011

by
颱風天何處去 已關閉迴響。

颱風天何處去


2011
08.29

當然是去實驗室啦!  這邊我有鑰匙,  想來的時候不怕沒有人,  而且來後又沒有人會用UV 我剛好可以霸住分離我的產物

最近要開學了, 真的要收心了! 希望颱風不要造成太多災害

颱風天何處去, 當然是我實驗室

另外小計一下這暑假去過哪些地方: 桃園台南高雄

by
沒有朋友的員工最可怕 已關閉迴響。

沒有朋友的員工最可怕


2011
08.27

 沒有朋友的員工最可怕. 讓人深思的一篇文章.
>
也自問——我有沒有好朋友? 
>
有位朋友曾在金控公司工作,多年來,看過無數弊案。有一個弊案,甚至牽連到他。
>
當年,有個營業員,帳上虧空了兩百多萬,身為高階長官的他奉命調查。
>
那位營業員很委曲地對他說:只是不小心在電腦上多按了一個零,所以才造成客戶的損失。他願意填補這個損失。  
>
宅心仁厚的長官想:這位營業員,業績向來很好,失去他也是公司的損失,於是在調查報告上,就以「失誤」來處理。  

 不料,過了一年,同一個營業員的客戶,損失了兩億元。長官這才明白:原來不是電腦按錯,而是他一直幫客戶代操來賺取高額佣金,客戶對於自己買進賣出的價格與數額,根本不知情。碰上股市行情驟變,營業員賭錯了邊,鉅額的虧損就出現了。兩億元超出了該營業員的負擔!  

他虧空款項後就消失不見。長官才發現他被騙了。而這件事也牽連到他:因為他的輕易原諒,是一種疏忽。這件事使他從那個單位離職了。  

後來,他有了另一個工作,專門負責抓金融弊案,處理不少欺瞞客戶與公司的案例,在「看人」方面累積了不少經驗。我問他:「那些變成金融界害蟲的人,有沒有什麼共同特徵?」他想了一秒鐘,就回答我:「有,他們在公司都沒有朋友,在我看來,沒有朋友的人,缺少溝通管道,自己做了什麼決定,都會一意孤行。」  

 這個觀察很有意思。也許是因為他們的個性問題,所以沒有朋友;也許是因為他們一開始就打算做案,所以不能有朋友,免得有人很清楚他在做什麼。  

從愛情的案例上看來,沒有朋友的男人或女人,通常也不是什麼好情人。個性可能猜疑、孤僻、驕傲、難搞,甚至有暴力傾向,所以沒有朋友。會說出「你如果離開我,我一個朋友也沒有」的情人,並不代表他將你放在世界中心點,只代表你愛上他,離開他會有危險。朋友未必要多,但沒有朋友的人是不值得信任的。要有四位以上好友有位專門研究友誼的作家湯姆.雷斯說:「有四位以上要好朋友的人,會在公司待得較久,並且會活得較久。」   >

朋友不貴於多 !!! 而在於願意一起攜手向上,互相扶持,尋找更有意義的生活。

by
90%的病 自己會好 — 有三分之一的病醫生無能為力,有三分之一的病是病人自己好的,醫學只解決三分之一的病 已關閉迴響。

90%的病 自己會好 — 有三分之一的病醫生無能為力,有三分之一的病是病人自己好的,醫學只解決三分之一的病


2011
08.21
背景   紀小龍,主任醫師、教授、博士生導師,全軍解剖學組織胚胎專業委員會委員、全國抗癌協會淋巴瘤委員會委員、全國全軍及北京市醫療事故鑒定委員會專家,每年在病理會診中解決疑難、關鍵診斷1000例以上。 

       我是做病理研究的。說到病理學,老百姓瞭解得不多。在國外叫doctor’s doctor,就是“醫生的醫生”。因我們每天干的活,都是給醫院裏每一個科的醫生回答問題。並不是我們有什麼特殊的才能! ,而是我們都有一台顯微鏡,可以放大一千倍,可以看到病人身體裏的細胞變成什麼樣子了,可以從本質上來認識疾病。 

最好的保健就是順其自然

 

 

我認為,最好的保健是順其自然。不要過分強調外因的作用,而是按照自己本身生命運動的規律,去做好每一天的事情。小孩、年輕人、中年人、老年人,各有各的規律,各有各的自然之道。大家都吃保健品,保健品毫無作用。男人喜歡補腎,我不明白他為什麼要補腎。男性的強壯和性能力,是由身體裏的男性激素決定的,不是用什麼藥物、吃什麼食物能夠補充的。  

化妝品只能用作心理安慰。有的人皮膚乾燥,抹一點潤滑的保持水分,那是可以的。但是想用化妝品變得年輕,今年20明年18,那你就上大當了, 能變美白,更是胡扯。  

皮膚的黑和白,決定於皮膚裏黑色素細胞產生的色素多和少。我去美國的時候專門考察過,黑人、白人皮膚裏的黑色素細胞都差不多,差在細胞產生的色素是多是少。你以為抹了藥,就能讓細胞產生的色素多一點或少一點,這是做不到的。很多化妝品抹上去之後確實有效果,但它不是從根本上解決問題,等於刷漿,你的黑色素細胞是永遠不變的。 

  每個人的皮膚都有7層細胞。如果你去做美容,磨掉3層,就像原來穿著厚衣服,看不到裏面的血管,現在磨薄了,血管的紅色就明顯,看上去就紅潤了,像透光一樣。所以你做美容以後,會又紅潤又光亮,顯得年輕了。不過,人的細胞替補是有次數的,假如能替補50次,你早早的就消耗掉了,等你老了,再想替補就沒有了。  

還有運動。咱們可以運動,但是不能透支。任何運動形式都有它最佳的頻度和幅度,好比說心跳,正常人1分鐘跳70下,你不能讓它跳120下、150下,那不是最佳的運動限度。運動的時候,不能超過身體裏細胞所能夠承受的限度。許多運動員都不長壽,因為他的運動強度超過了應該承受的頻度和幅度。就像蠟燭,燃燒得特別旺,生命一定很快就結束了。   

我們說,平時大家心跳是70下80下,不過成年累月都是這種狀態也不是好事。如果你每個禮拜有一次或兩次,讓心跳達到100甚至120(最好不要超過150),你的血液加速流動,等於給房間來了一次大清掃。一個禮拜左右徹底清理 一兩 次,把每個角落裏的廢物都通過血液迴圈帶走,有助於你身體的代謝。 

醫生的診斷有三成是誤診

  醫生的診斷有三成是誤診。如果在門診看病,誤診率是50%,如果你住到醫院裏,年輕醫生看了,其他的醫生也看了,大家也查訪、討論了,該做的B超、CT、化驗全做完了,誤診率是30%。  

人體是個很複雜的東西。每個醫生都希望手到病除,也都希望誤診率降到最低,但是再控制也控制不住。只要當醫生,沒有不誤診的。小醫生小錯,大醫生大錯,新醫生新錯,老醫生老錯,因為大醫生、老醫生遇到的疑難病例多啊!這是規律。中國的誤診和國外比起來,還低一點兒。美國的誤診率是40%左右,英國的誤診率是50%左右。 

 我們應該正常看待誤診。誤診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太複雜,一時說不清,但是可以告訴大家一個原則:如果在一家醫院、被一個醫生診斷得了什麼病,你一定要征得第二家醫院的核實。這是個最簡單的減少誤診的方法。 

 有一些不是誤診的問題。比如說脂肪肝,它不是病。在20年前,不管哪本書上,都不會專門有這個詞兒,這全是B超惹的禍。有了超聲這個儀器,把探頭往你的腹部一放:哦!你是脂肪肝!這個詞就叫出來了。  

我專門研究過這個問題。我在解剖之前,先給超聲科打電話,讓他們推一個超聲機到解剖室,在打開腹部之前超一下,看有沒有脂肪肝,然後打開來驗證。有時候他們說:沒有,打開一看:這不是黃的脂肪嗎?有的正相反。所以超聲診斷脂肪肝是不準確的。  

身體裏脂肪多,你的肝臟裏脂肪一定多,問題是脂肪多了,給你帶來什麼疾病沒有?我們做了很多解剖,沒有發現一個肝臟的硬化、肝臟的損傷,是由於脂肪肝引起的。有人說你現在是輕度脂肪肝、過兩年變重度脂肪肝,然後就變肝硬化,最後是肝癌,說這樣話的人沒有任何證據。  

還有酒精肝,都以喝酒對肝損害最大。酒精叫乙醇,乙醇到了肝臟,在那裏分解,像剪刀一樣,把兩個碳的分子剪斷,最終物是水和二氧化碳,二氧化碳呼出去,水尿出去。如果你的肝臟裏都是這樣的剪刀,你害怕喝酒幹什麼?關鍵不是對肝的損傷,肝細胞死了可以再生,關鍵是對神經細胞的傷害。人體裏只有神經細胞是生下來多少個,一輩子都不會再增加一個,只會減少。喝酒每喝醉一次,都要犧牲一批神經細胞。 

癌細胞是殺不死的

  我對癌症的興趣,從70年代上學時候就開始了,到現在已經30多年了。開始的時候充滿了幻想、充滿了激情。我認為把所有的時間精力都用來鼓搗癌症,總能鼓搗出名堂來吧!1978年第一屆招收研究生,我就直奔著癌症去了。結果搞了半天,發現原來是竹籃打水一場空!每個新方法一出來,我就去鼓搗一陣,最後一個個都破滅了。  

我感覺最悲慘的就是:送進來一個十幾歲的中學生,已經全身轉移、擴散了,他還不明白,還想回去上學。我去查房的時候,這個小朋友就問:爺爺,我什麼時候能夠上學啊?我怎麼回答?我如實告訴他, 面對這幼小的一個生命,我怎麼能說得出來?我如果隱瞞,等這個孩子到了最後階段,就會知道我是在說假話,我再去看他,他還能信任我嗎?中晚期的時候,你去治療癌細胞,想把癌細胞殺死,這個思路是錯的。癌細胞是殺不死的!你不要指望通過醫學的辦法,來解決你的癌症問題。那麼要用什麼辦法呢?我打個比方:任何癌症,就像一個種子,你的身體就是一片土壤。這個種子冒芽不冒芽,長大不長大,完全取決於土壤,而不是取決於種子。種子再好,土壤不適合,它決不會長出來。怎麼改善這個土壤?這是現在研究的課題。  

 我們提倡健康體檢。早期的癌要治好很簡單,問題是怎能發現。傅彪最後也到我那裏去看病,他是肝癌。肝癌多數都經歷了乙肝、丙肝,然後是肝硬化,第三步到肝癌。細胞變成癌要5到10年!肝臟受到攻擊,1個變2個、2個變4個,像小芽冒出來一樣,然後一點一點長大。你每過半年查一次的話,它決不會長成兩三公分的癌!只要提前治,在兩三公分以前,肝癌都可以手到病除。 

  像傅彪這樣的案例,如果提前診治,不是老說工作忙,是完全有辦法挽回的。但是他找到我的時候,已經沒辦法控制了。他的肝臟切下來我也看到了,太晚了,不可能再活下去。那時別人還罵我說:人家手術以後不是好好的嘛!你怎說人家活不長?  

 我可以肯定他活不長。他的癌細胞像散芝麻一樣,在肝臟裏鋪天蓋地到處都是,怎能活得長?有人說換肝就可以了。癌細胞很聰明,肝癌細胞最適合生長的環境是肝臟,肝臟裏面長滿了,它就跑別的地方去了,等你換了一個好肝,四面八方的肝癌細胞都回來了!沒有用的!  

 我們有責任早期發現腫瘤、早期治療。如果是晚期,我建議針對生存質量去努力,減輕痛苦,延長生命。針對晚期癌症的治療不需要做,因為沒有用。 

 作為醫生,我給自己只能打20分。為什麼?有三分之一的病醫生無能為力,有三分之一的病是病人自己好的,醫學只解決三分之一的病。而這三分之一的病,我也不可能解決那麼多,我能打20分就很不錯了。  

 做醫生這麼多年,我有一種感慨:醫生永遠是無奈的,因為他每天都面臨著失敗。 
 
@@@@@@@@@@@@@@@@@@@@@@@@@@@@@@@@@@@@@@@@@@@@@@@@@@@@@@

90%的病 自己會好

 雖然說法很另類,但我相信『90%的病自己會好』這是真的。不過,有很多醫生根本就希望你經常回診……  
高血壓、糖尿病、高血脂、膽固醇過高、肥胖、痛風、便祕、胃潰瘍、頭痛、腰痛、過敏、失眠、自律神經失調…… 這些佔門診百分之九十的病,實際上不必吃藥就會好,你能想像嗎? 

岡本裕是日本腦外科醫生,同時專長惡性腫瘤的臨床治療與研究。他最出名的就是「盡可能不開藥」,但他治療與給過建議的慢性病及癌症病患,復發率卻很低,這是怎麼辦到的? 
   
本書在日本,九個月就暢銷三十萬冊,是作者岡本裕醫師二十多年,診療觀察的經驗結晶。他指出:當個「聰明」患者,比當個醫生眼中的「好」患者,你得到痊癒的機率更高。 


關於 看病吃藥,他指出––  

◎ 「好患者」就是會定期回診的病人,因為會替醫院帶來穩定收入。 

◎ 不是不吃藥,而是吃藥要有期限,如果一直吃不好,就要檢討原因。 

◎ 血壓高未必需要吃藥,壓力大、作息亂才是腦溢血主因。 

◎ 血糖標準降低,於是糖尿病患者暴增幾百萬人,但並非都需要吃藥。 

◎ 膽固醇愈低愈好?其實膽固醇在 220∼ 280 mg/dl 的人,最長壽。 

◎ 新陳代謝症候群,根本不必看醫生。 

◎ 連醫生都未必知道,腸子是人體最重要的免疫器官。 

◎ 制酸劑並不能治療胃潰瘍,原因何在? 

◎ 常吃頭痛藥,會刺激交感神經,可能引發其他疾病。 

◎ 腰痛別穿緊身搭,更別馬上貼痠痛貼布。 

◎ 過敏、溼疹,不用擦藥膏,多攝取發酵食品,就可以治好。 

◎ 抗憂鬱藥物,可能讓人更不開朗。 

◎ 晚餐不要太晚吃,就能改善失眠。 

岡本醫生提出幾點 養生的好習慣。 

他說,想要不生病,最好能–– 

◎ 別讓養生成為壓力,再養生的食物,吃起來好吃才是最基本的。 

◎ 量量體重,就能看出營養是否失衡。 

◎ 坐姿不前傾,就能改善很多疼痛症狀。 

◎ 按摩手指,就能維持自律神經的平衡。 

◎ 按摩小腿部,可以改善全身血液循環。 

◎ 按壓百會穴,刺激分泌內啡□,提高自癒力。 

◎ 洗澡冷熱水交替,能遠離感冒。 

◎ 把看電視改成,每天散步一小時或六千步,半年體重九十變六十。 

◎ 睡覺不只是休息,睡足七小時,才能徹底修復人體自癒力。 

◎ 不可以用病患的身分去看病,而要以顧客或朋友的對等身分。 

◎ 聰明病患會設法讓醫生講出「因為你是私下問,我才會老實說」的醫療建議。 

這14種 提高自癒力的生活習慣,有多達 2400名癌症與慢性病患在使用,就算不全部執行,只做到六、七成結果一樣很顯著。 

他的臨床數據顯示:病患在淋巴球數的增加、生活品質的提高以及存活率的提升,都得到顯著的改善。

by
上托福課的心得 已關閉迴響。

上托福課的心得


2011
08.14

   

 因為偶然在通識課認識一位同學,聽說他在菁英補習托福,因為那時就有打算出國念,因而就來到了這家補習班。

    第一次來算是我大學以來第一次踏入補習班,對於這個東西還滿陌生的,不過這邊人員倒是滿殷切而且還有我同學陪伴,很快的就順利報名成功。

在這邊我發現有很多東西非常先進跟以前高中補習班略有不同處,我印象最深就是排課系統,這邊就跟大學一樣想上什麼課再去排,可以按照自己需求去排,真的是讓人很驚艷,這樣我還滿彈性來上完課。而且課又都是循環的,這邊內容沒聽到還可以等下一個循環再補起來。

    說到上課更是比起以前有很大不同,幾乎都是小班上課,一班有多少人都可以很輕鬆數出來,感覺就很容易和老師親近。而老師也利用這個特點和我們互動很多,像寫作課時,Ravi老師會來和學生討論如何來針對一個題目來寫,我就覺得這樣上作文課真得很不錯,不然又像以前上作文課人太多了,變得老師就一直念範文,而今學生不多情況下,當場討論都還時間綽綽有餘,老師還當場叫我們寫了幾段話改完就可以下課,讓人感覺今天作文課有上到東西又有自己寫到文章非常充實

再來就是我上的外師課,外師主要都上聽力和口說課,這兩部分都是我很欠缺的,我覺得外師上課都還滿活潑的,除了正規進度外,還會有一些小活動,例如T.J老師常讓我們閱讀英文報紙,他會唸一篇文章再讓我們去討論聽到的內容,我覺得一來練聽力又可以了解一些時事,前陣子的美國債務危機我也是靠著老師在課堂念相關報導才了解的,而且下了課老師還很熱心解釋一些美國文化背景以利我們了解這件事情起末,我覺得超有幫助的。

    之後馬上又要再考一次托福,希望能在下一次托福能考到理想分數

 

 


total of 1150211 visits